您的位置: 主页 > 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张忠培追思会举行

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张忠培追思会举行

 
 
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张忠培追思会举行  
 

7月25日,中国考古学界的“半壁江山”聚在故宫博物院追思一位逝者——我国著名考古学家、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张忠培7月5日在北京病逝,享年83岁。

张忠培的人生信条是“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他坚持做学问一定要有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思考。他有一个著名的“三不写”原则:不为会议写文章,不为职称写文章,不为稿费写文章。

张忠培曾是中国考古学会最年轻的理事,2008年又被推选为理事长。他主张把中国考古学会办成“自由人的联合体”。“不做时潮中的赶浪人,要做开风气的掀浪人”“考古不写报告,比盗墓贼还坏”……他的一些言论至今深入人心。

张忠培出生于1934年,湖南长沙人。抗战年代,他上了5年半小学,换了6所学校,这让他从小就信一个道理——有国才有家。

1952年,张忠培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他一度觉得“考古尽是坛坛罐罐、砖头瓦块、破铜烂铁……难以探讨国家发展道路等理论问题”。

1956年大学毕业,张忠培3个志愿都填了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要求到田野一线工作,但偏偏因为成绩太好,被选拔留校继续深造。

1961年初,张忠培赴吉林大学历史系任教,历任吉林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1972年,张忠培亲手创办了吉林大学考古专业。

社科院考古所原所长、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是我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1978年3月进入吉林大学考古专业。入学第一学期,王巍就开始学专业课,第一门专业课就是张忠培讲的新石器考古。

“张先生讲课没有讲义,我们就全力以赴地听,然后记笔记。”王巍回忆,“他非常重视启发式教学,每堂课一开始就要求每个学生提问,培养我们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除了课堂教学,张忠培也十分重视田野考古。王巍的第一次考古实习是1979年在河北蔚县,张忠培和学生们一样,背上10斤挂面和酱油,把蔚县所有地方跑了个遍。也许是因为老师的言传身教,从吉大考古专业毕业的学生都很少改行,现在绝大多数仍奋战在考古一线。

吉林大学73级学生陈雍回忆,刚入学时,张老师晚上经常到宿舍看望学生。一天,有个学生拿着中国新石器考古讲义问他:“书里的这些器物您都认识吗?”张忠培笑眯眯地说:“以后我们可以一起慢慢认识。”

很多人对张忠培的评价都是耿直、直爽。当时,吉林大学评教授的名额很少,有一年,一名老师没评上,去找张忠培申诉:“我的书都印十几万册了!”张忠培听了哈哈一笑:“你的书如果能卖十几万册,那一定不是严肃的学术著作。如果学术著作有那么多人看,中国早就实现‘四个现代化’了。”

从1994年开始,吉林大学可以自评博士生导师,学校请张忠培回来主持历史学科的评审。吉林大学副校长吴振武也是当时的评审之一:“那一天,从早上评到晚上,全军覆没,申报的人没有一个评上。这种情况在当年都是罕见的,现在更不会发生。张先生把关之严,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87年,张忠培被任命为故宫博物院院长,短短两年多时间里,他锐意改革。

自1984年以来,故宫博物院一直被“破坏性开放”的问题困扰。张忠培上任后,制定了7条措施,其中包括通过限制售票数量和调整票价来限制参观人数,通过设计参观路线、撤离服务网点等方式保护中轴线上的建筑……这些办法施行后,午门广场得到治理,御花园得到重点保护,专馆的参观也更有秩序。

30多年来,张忠培一直住在在小石桥胡同。小石桥的房子没有电梯,书房朝北,终年不见阳光。几年前,长子张晓悟对他说:“小石桥虽好但得爬楼,需要买个有电梯的房子。”他马上问:“怎么买?”儿子回答:“先付个首付,再贷款。”张忠培接着问:“那我还得搬家吗?”张晓悟一愣,心想难道买房不搬家?张忠培果断地说:“我不能搬家,我离开这个环境没法生活。”

张晓悟没听懂父亲的话什么意思,直到父亲去世,他看着满屋子的书,却唯独少了书桌前看书的人,他才明白,父亲是个纯粹的知识分子,是个以书为命的知识分子,离开了堆满书籍的小石桥寓所,确实没法生活。

上一篇:变废为肥,硫酸水解法“一举两得”
下一篇:厉害了,中国科技:中国迈向深海科考中心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