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冯国栋:我为“医生”终不悔

冯国栋:我为“医生”终不悔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  
冯国栋:我为“医生”终不悔  
 

冯国栋:我为“医生”终不悔

冯国栋 

■辛雨

刚刚结束今年第一期颞骨显微外科技术培训班的课程,北京协和医院耳鼻咽喉科副主任医师冯国栋在现场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这个设在协和医院15号楼的实验室已经吸引了来自8个国家和地区的学员来此受训或观摩。

“这不仅是大家技术成长的平台,也将成为大家人格修养的平台。”他向记者介绍道。

艰辛的付出

博士毕业后,冯国栋留在协和耳鼻咽喉科继续工作,在导师高志强教授的帮助下于2011年获得Fisch国际显微外科基金会资助,赴瑞士跟随现代耳神经及侧颅底外科之父Fisch教授学习外科技术。

2012年,他设计完成协和耳鼻咽喉微创外科技术实验室,其中大部分设备为自主设计,并申请专利。为尽快完工,他多次连续工作40个小时,最终换来实验室如期完工并于当年完成第一期Fisch外科技术讲习班。

不过,冯国栋付出的代价是因“亚甲炎”被迫休息两个月。如今“培训体系”的硬件设计和培训效果均可与发达国家媲美,已成为中国最优秀的颞骨显微外科技术培训体系之一,部分设备已形成产品,得到同行的好评。

到世界各地“飞刀”

国家经济发展良好,相关基础研究水平提高,再加上前辈们打下的雄厚基础,冯国栋坚信21世纪应该是中国医生到全世界各地“飞刀”的世纪——中国医生有能力向世界提供中国方案。

“现在我国已经不断有外科医生被欧美国家邀请前往表演手术和指导学员了。”他说得很认真。

从研究生开始,冯国栋就专注于外科技术及产业化研究,已获发明专利12项。实验室摆满了那些还露着关节、电线的样机。在冯国栋眼里,这些“丑陋”的样机无比美丽,它们蕴含了外科技术的未来。

“总有一天,这些‘家伙’会帮助我国的颞骨和侧颅底外科技术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甚至领先世界。”他说。

恪守医道尽心尽力

“作为医生,我们必须做到恪守医道,倾己所学为患者解决问题”。

由于侧颅底部毗邻中枢,重要血管神经林立,手术风险极大,手术动辄十几个小时,术前术后花费的精力是普通手术的几十倍,几乎每一场手术都是新的挑战。

曾有一位3岁多的腮裂瘘管患儿,在北京四处求医,因手术风险极高,无一人能进行此类手术,孩子只能长期住在北京靠换药控制病情。不仅孩子承受着病痛的折磨,这个家庭也面临着沉重的负担。

“我接诊这位患儿时,认真地对家长讲解了手术后极易面瘫的后果,以及目前能提供的有限的修复技术,家长考虑再三后,仍旧同意手术。”冯国栋说。

所幸,手术非常成功,孩子没有出现面瘫。他说:“外科医生的技术固然重要,但更有责任想办法帮助患者。做到不计较地真心为病人付出,自然他们也会以诚相待。”

大医者,大慈恻隐身怀仁术,胸存远见腹有良谋。“我们一生可能会有很多角色需要去完成,当浮华褪尽,唯有‘医生’这个伟大的称谓值得我们为其鞠躬尽瘁,上下求索。”冯国栋说。

《中国科学报》 (2017-07-13 第1版 要闻)

上一篇: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医药消费市场
下一篇:我国将逐步实现本科临床医学类专业一本招生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