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高等天气学》:一门让丁一汇院士讲四十年的课

《高等天气学》:一门让丁一汇院士讲四十年的课

 
 
《高等天气学》:一门让丁一汇院士讲四十年的课  
 

《高等天气学》:一门让丁一汇院士讲四十年的课

40年有多长?对很多人来说,40年的份量,是小半个人生。

在中国科学院大学(以下简称国科大),有这样一位老师,从第一次走上讲台,到如今年近耄耋,站在国科大讲台上的他,把一门课讲了整整40年。

他就是丁一汇,国科大研究生课程《高等天气学》主讲教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气象局气候变化特别顾问、世界气象组织东亚季风研究委员会主席、前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

6月的一天,仲夏的北京有着明亮而温暖的晨光,丁老师像往常一样从市区赶来怀柔,给2016级集中教学的学生上本学期的最后一堂课。

《高等天气学》是气象类专业研究生必修的一门核心课,从1978年中科院研究生院建校以来,这门课便一直由丁老师讲授,而坐在教室里等待着丁老师授课的同学们,已经是丁老师教过的第40届学生了。

在这40年里,丁老师为中国气象领域培养了数不胜数的人才,从他的课堂里也走出了不少气象大家。40年转瞬即逝,很多记忆和细节已经跟不上岁月的脚步;40年漫长而坚定,是每一节课的坚守,构筑起了不凡的力量。

“没有后悔,都挺好的”

1938年,丁一汇出生在安徽省的一个教师家庭。父亲是中学教师,母亲是小学教师。学中文出身的父亲在中学里担任语文和历史老师,从小耳濡目染使儿时的丁一汇对历史很感兴趣。除了家庭的影响,还有一个人在丁一汇的成长道路上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那便是他的中学物理老师,说起这位老师,丁一汇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那是一位很有学问的老师,曾经在旧中国的航校给飞行员上课。他上课时不会生硬地向我们灌输知识,而是只要有条件,就会亲自给我们演示那些物理实验。”寓教于乐的中学物理老师为丁一汇推开了一扇通往物理世界的窗户,窗外缤纷美妙的大自然在他的心底埋下了一颗科学的种子。

中学毕业后,丁一汇考入了北京大学,此时,科学的种子早已发芽,所以他没有听从家人的期望去学习历史,而是进入了当时的物理系学习气象专业。“这个专业非常有意思,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开始,气象学已经逐步成为一门现代科学,有了系统的数学、物理基础,现在又溶入化学交叉发展。现代气象学是建立在物理学和化学的基础上的一门学科,当然数学是其根本。”谈起与自己相伴几十年的气象学,丁一汇如是说。

本科毕业前,丁一汇毕业论文主要是关于平流层和中层大气。毕业后在地球物理系主任谢义炳教授的建议下考取了中科院地球物理研究所的研究生,师从著名气象学家陶诗言。研究生毕业后,他在新建的大气物理所工作,改变了研究方向,跟随陶诗言先生研究中国的暴雨和季风,后来恰逢国家海洋局创建海洋预报中心,丁一汇加入预报中心的筹建工作,在此期间也学到了很多海洋方面的知识。之后丁一汇进入中国气象局工作,并被委派筹建国家气候中心,曾任第一任国家气候中心主任。直至今日。回想起曾经人生各个阶段的选择,他说:“没有后悔,都挺好的。”

从1978到2017

1978年,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国科大前身)建立,地学院的首任院长、著名气象学家叶笃正先生找到丁一汇和他的学兄曾庆存院士,希望他们分别讲授《高等天气学》和《高等大气动力学》这两门最重要的气象学课程。丁一汇回忆说:“叶先生鼓励我们,让我们不要光搞研究,要去教书,通过对学生讲授也会让自己对书本上的概念和知识有更透彻的理解。这么多年来,我和曾先生都非常感谢叶老师当时的教导。”

虽然内容早已烂熟于心,但为了能让同学们了解到最新的研究进展和知识,在给每一届学生上课之前,丁老师都会重新整理一遍讲义,加入新的方法与理论,帮助学生们更好地理解现象的本质。而在每一次上课之前,丁老师都会提前两三天把要讲的内容仔细复习一遍,上课当天来怀柔的路上再快速看一遍,当作第二次的复习——每一次上课都当作新课来讲,花费比上课更长的时间来准备课程,这么多年来已经成为了丁老师的习惯。

例如,在讲解大气中定常波沿大圆路径传播的现象时,为了便于同学们理解,丁老师引入了基础物理中几何光学的折射定律来类比,备课时除了要复习相关公式之外,还要考虑到也许同学们会提问不同物质如石英和玻璃折射系数的相对大小等问题,对这些相关的扩展内容,也都要做好准备。

四十年如一日的坚守背后,大概便是其使命之所在吧!

《高等天气学》:一门让丁一汇院士讲四十年的课

忆海拾贝

上一篇:两位中科院院士去世
下一篇:怀念申泮文院士:站讲台时间最长的化学老师走了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