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江苏大学校长颜晓红:现代大学应培养复合型人才

江苏大学校长颜晓红:现代大学应培养复合型人才

 
 
江苏大学校长颜晓红:现代大学应培养复合型人才  
 

江苏大学校长颜晓红:现代大学应培养复合型人才

颜晓红

■本报记者 温才妃 陈彬

随着上世纪90年代高等教育走向大众化,科学技术日益更新,纯粹的单科性院校已经难以生存。单科研究的出路狭窄,现代大学应培养复合型人才。

初次见到江苏大学校长颜晓红是在一个会议的间隙。原本以为会议场合的校长是一身西装革履,但当身着大地色夹克的颜晓红出现在《中国科学报》记者面前时,给人的第一感觉却是平易近人,与其说他是一位校长,不如说更像一位高校普通教师。

“我最想干的事其实是搞教学。”采访伊始,颜晓红就笑着说,“搞教学是一件高雅的事。”

这一点可以从他去年底的教学演讲中找到端倪。在演讲中,他把教师比作琴师,要注重“曲谱得当、技法娴熟、声行并茂、动静相宜”,“授课如作画”讲究“引放转收”。这些比喻并非“纸上谈兵”,而是得益于他当过教师,对教学工作情有独钟。

那么,如今作为一校之长,他在育人上又有哪些心得呢?

创新培养更是理念与精神

“中国高等教育的创新培养,不仅是方法,更是理念和精神。教学改革既要大胆探索,又要谨慎推进。任何教学改革者都要善思,因为对于改革者也许是一次失误,但对学生来说却是一辈子的事情。”颜晓红说。

颜晓红对高等教育改革的最初理解,来自于他自己的学生时代。

1986年,颜晓红考入武汉大学,成为一名大学新生。而彼时的武大,正处于著名教育家、时任武大校长刘道玉大刀阔斧的改革之中,颜晓红成为了这次改革的被试者,同时也是获益者。

对于当年的改革,颜晓红记忆犹新。也正是在那个时候,金属物理专业出身的颜晓红在武大写作竞赛中拿下一等奖,同时参加比赛的不乏有武大写作班的作家。

1997年,博士毕业后的颜晓红先后在湘潭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邮电大学工作。由于最初的熏陶,老一辈教育家“高等教育并不是学好某个专业、某个科目就可以”的观念深深地植根于他的心中。

在颜晓红看来,新中国成立以来,高等教育并没有完全照搬苏联模式,毛泽东同志提出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新文化,实际上是不为西学模式,探索中国高等教育发展之路。而在此之后,随着北京八大高校的成立,国内高等教育才逐渐导向专科化。1961年,邓小平同志在主抓高等教育工作时,又提出了三个关键:教师、教材、生产实践。“中国教育体系骨子里还是希望学生全面发展。”颜晓红说。 “我们不能否认把综合性大学变成单科性大学,是为了解决专业人才急缺的时代需求。然而,随着上世纪90年代高等教育走向大众化,科学技术日益更新,纯粹的单科性院校已经难以生存。”采访中,颜晓红肯定地说:“单科研究的出路狭窄,现代大学应培养复合型人才。”

新工科建设注重课程与产业

江苏大学是以农机专业起家的,然而时至今日,学农机的学生如果不懂得控制、大数据处理等相关知识,已经很难找到工作了。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2017年,颜晓红来到江苏大学,大力推动新工科建设,着重解决人才培养中单科化现状。

江苏大学学科面广、体系庞大,解决这一问题对于他而言是责任,更是挑战。“麻省理工学院要求工科学生懂设计、制作、应用,还有后续管理。今天的新工科建设要摒弃以往注重某个知识点的技术问题,应关注多学科、多知识点交叉的工程问题。”颜晓红说。

在他看来,要想实现这一目标,必须厘清两个方面的工作。

“首先,课程不能再以原来的知识链模式进行设置,而必须按照素质和能力链进行设计。”颜晓红表示,比如,未来的工程人才要懂工程伦理,工程伦理则包括艺术、文化、社会伦理甚至人体生理结构。在课程体系中,要设计通识教育模块、专业模块,并通过创新模块强调学生的个性发展。

也正因为如此,学校势必要对现有的课程进行改革,但改革遇到的第一个问题便是“越传统的课程知识越老化”。“上世纪60年代,我国曾组织编写教材工作,然而,更大魄力的课程体系改革在高校中至今尚未普遍展开。”他表示,课程结构首先要进行改革,但是其面临的改革阻力也可想而知。

其次,对学生工程能力的培养必须同产业合作,在这其中,高等教育要发挥引领作用,如果失去先导性,教育将不复存在。

上一篇:评论:“双一流”建设不能偏科
下一篇:参加高考“从头再来”仍是功利读书观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