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上百家网店公开售卖出书挂名 客户多为高校教师

上百家网店公开售卖出书挂名 客户多为高校教师

 
 
上百家网店公开售卖出书挂名 客户多为高校教师  
 

上百家网店公开售卖出书挂名 客户多为高校教师

“专著挂名”的淘宝搜索页面

上百家网店公开售卖出书挂名 客户多为高校教师

中介微信销售聊天记录

上百家网店公开售卖出书挂名 客户多为高校教师

商家提供的通用版合同封面

上百家网店公开售卖出书挂名 客户多为高校教师

中介的朋友圈公开打“挂名”广告

2017年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提出职称评价应摒弃从前“一刀切”的方式,提出不唯资历、不唯学历、不唯论文。

然而,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暗访发现,在久被诟病的“论文经济”视野之外,部分高校教师为评职称争相买图书专著“挂名”的风气逐渐兴盛。

围绕着图书专著的“挂名”,从内容代写、主编挂名,到代购代销,形成一条灰色利益链。

现象

上百家网店公开售卖“主编位”最贵2.6万最便宜5500元

“元旦福利大派送,真特价不套路,特价专著(论著)主编、副主编、编委都有。”一位自称“韩编辑”的人在每日必更的朋友圈里这样宣传,后面附上好几本即将出版的图书名字后缀着“第2主编”“第3主编”。类似于微商在社交网络的推销广告,“韩编辑” 还特意配上了一张文艺范儿的图片,图上还有一行心灵鸡汤式的文字:“每本书,都有故事。”

主编、编者或专著作者竟可虚位以待,公开买卖?“独著和挂名,没有书稿都可以,费用方面,副主编最低,主编分第一、第二、第三位次不同价位,独著最贵哈。”“韩编辑”在微信上简短回答了北青报记者的疑问。“每本专著的前三位主编,都可以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查得到,也就是上CIP(图书在版编目)。”

北青报记者随后在淘宝平台上输入“专著挂名”的关键词后,搜索发现标有“出书挂名专著,正规出版社”“出书、挂名专著教材出版”等字样的商家迅速出现在页面上,不下百家。据粗略梳理,这些商家打出可出书挂名专著涉及医疗、教育、旅游、外国文学、经济学等数十个学科。其中部分商家在网页广告中就明确表示,“很多作者评职称的时候需要出书,但是自己又没时间写书,这个时候可以找到我们,我们为您寻找对应专业合适的书籍让您在书中担任主编、副主编或者编委,同样能达到评职称的目的。”

北青报记者向一家月销售记录显示达到24186笔,标有“出书挂名专著”的商家咨询。 “如果出挂名书的话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但是出独著的话比较快。明年4月份出来应该赶得上。找我们的客户,都跟你一样是为职称的。”该客服说。

北青报记者梳理这些淘宝店家的“主编、副主编、独著”报价,发现“独著”最贵,最高开价2.6万,而 “第一主编”的价位从8000元至24000元不等,“第二主编”价位6500元至17000元,“第三主编”价位在5500元左右,副主编价位从1000元至3000元不等。商家表示,国家级的书号费用要高一些,省级的费用要低一些。

调查

店家称有专业写手团队 挂名图书一般只印两本

当北青报记者问到都有哪些出版社可以合作时,一位淘宝商家客服回答:“包括国家级的4家出版社和省级的3家出版社。”他还向记者保证书籍的质量高,均为20万字左右的精装版书籍。内容是来自我们的优秀、高质量的作者团队,他们大多是高校的一线老师、博士生导师和教授。

“我们的付款方式是半定金操作,等到书号查到了再付余款。”为打消北青报记者的怀疑,该客服解释说。他同时还向北青报记者表示,他们是文化公司直接对接出版社,并非中介,可向北青报记者出示营业执照。

而在朋友圈做“挂名主编”生意的“韩编辑”则公开承认自家是济南某信息咨询公司,坦言其就是“中介”。“韩编辑”还透露挂名的出版社通常都比较差,能出独著的出版社品质更高,但出版的题材内容却受限。“到底选哪种方式,还得以你评职称的要求而定。”“挂名”的书一般只印两本,加印数量多,还需另外加钱。“如果你想送朋友还可以多印,这个没有限制。100本的印刷费是2000元。”

代理合同承诺“一书一号”店家提供假书号将付违约金

上一篇:大庆油田“稳油增气”再创新纪录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