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专访三江源国家公园科学考察首席科学家赵新全

专访三江源国家公园科学考察首席科学家赵新全

专访三江源国家公园科学考察首席科学家赵新全

三江源地区的藏野驴。赵新全摄/光明图片

专访三江源国家公园科学考察首席科学家赵新全

长江源头之一的楚玛尔河。赵新全摄/光明图片

专访三江源国家公园科学考察首席科学家赵新全

澜沧江源头昂赛大峡谷的五花草甸。赵新全摄/光明图片

专访三江源国家公园科学考察首席科学家赵新全

科研人员在操作无人机。赵新全摄/光明图片

【科学向未来】

 

日前,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大学、光电研究院等7个研究机构的30余位科研人员对三江源国家公园进行科学考察,进一步摸清三江源地区的自然本底情况,对生态、环境承载力进行科学评价。记者独家采访了此次科考的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所长赵新全研究员,请他谈谈此次科考的初步结论和对三江源国家公园的建议。

 

三大内容:自然本底、环境承载力、区域划分

 

记者:这些年来您一直在青藏高原特别是三江源地区进行科学考察。这次科考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赵新全:这次科考是针对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中面临的科技问题开展的,希望能够为三江源国家公园提供科技支撑。我们主要想解决三个问题:一是对三江源国家公园的自然本底进行调查,包括动物、植物、微生物、土壤情况等。一直以来,我们对三江源地区的自然本底是不清楚的,比如对大型食草动物的种群数量、分布格局、繁殖成活率等都缺乏了解。

 

二是对三江源国家公园的环境承载力进行评估。比如,三江源国家公园草地的生产力如何?能够养活多少草食动物?这些问题我们还没有答案。只有了解这一地区的草地承载力,才能合理划定动物的数量。如果我们等草地退化以后再来考虑这个问题,那就为时已晚了。

 

三是为三江源国家公园的功能区划分提供科学依据。我主张三江源国家公园应该包括四个区域:核心保育区、生态修复区、传统利用区和外围支撑区。前三个区域比较好理解,外围支撑区的目的在于,针对三江源地区畜牧业存在和发展的现实问题,利用一些自然条件比较好的地区,转移在核心保育区放牧的家畜,为野生动物留出更多的栖息地。

 

记者:三江源国家公园的面积很大,科考如何开展呢?

 

赵新全:我们选择了有代表性的四个重点区域进行观测:在黄河源区的果洛州玛多县选择了高寒草原类型,在长江源区的玉树州曲麻莱县选择了高寒湿地和高寒草甸两个类型,在可可西里地区选择了高寒荒漠类型。这四个重点区域基本涵盖了三江源国家公园的主要植被类型。我们在每个类型沿100米×100米的十字线,确定了35个样方,开展植被群落结构、地上生物量、光谱特征、土壤及土壤微生物以及周边的野生动物粪便样品研究,为下一步更大范围的科考做准备。同时,我们计划明年在澜沧江源头地区选择一块高寒湿地类型进行观测。

 

记者:在传统的野外科考方法之外,这次科考有什么“新武器”?

 

赵新全:这次科考,人员除了研究动物、植物、微生物、土壤的科学家,还有遥感学家;装备除了相机、采样袋,还有无人机、车载冰箱等,便于科考和样品保存。我们希望能够借助遥感手段,构建星空地一体化的监测方法,对三江源国家公园的植被类型及分布、生产力、野生动物数量、种群等数据有较为准确的评估。

 

初步结论:黄河源有待改善,长江源喜忧参半,澜沧江源相对完整

 

记者:此次科考有没有什么初步的结论?

 

赵新全:这次科考取得的材料还在继续分析中,但有一些直观感受,可以谈谈面上情况。

 

以扎陵湖、鄂陵湖为主的黄河源地区,面积比较小,但它的核心区、生态修复区、传统利用区与家畜放牧和野生动物活动区域几乎重叠,超载、过度放牧、草地退化的情况比较严重。为了改变这种情况,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和当地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让核心区的牧民减少家畜的养殖,不再进行商业目的养殖。为了解决这些牧民的基本生计问题,设立了生态保护岗位,确保每家有一个人在这个岗位上,每月工资2000元。相信这项措施推开以后,会给黄河源的生态环境带来改变。

 

上一篇:2017世界物联网博览会与会者观点集萃
下一篇:记清华大学教授钱易:一门六院士 半门皆教师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