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徐志磊院士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

徐志磊院士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

 
寻找“幸运之源”  
徐志磊院士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  
 

徐志磊院士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

① 2015年8月26日,采集小组成员实地走访宁波市鄞州区档案馆,在管理人员的协助下,查阅鄞县县志等史料。

徐志磊院士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

②2015年8月31日,采集小组成员实地走访上海机床厂,图为采集小组成员查询徐志磊院士档案资料。

徐志磊院士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

③2015年9月1日,采集小组成员实地走访徐志磊院士现居住地,图为采集小组成员与徐志磊院士交谈场景。

2017年2月的某一天,院士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作微信群里发来一张图片,上面有四川省采集小组的最终评定结果,徐志磊院士采集小组获得双优(采集:优,写作:优),我迫不及待地转发图片到内部群里,并写道:两年的采集工程终于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两年的采集工作,采集团队一路跌跌撞撞,一起经历风风雨雨,有过大悲,亦有喜悦。我全程参与了徐志磊院士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在采集工程中负责资料采集、整理,也做过间接访谈,并主笔完成了大事年表和资料长编编制工作,我深刻领会到采集工程是一项综合性的系统工程,涉及的部门、单位、人员、学科众多。细细思量,采集,我们到底为了什么?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累并快乐着”是我对采集的一大感受。虽然采集占用了我们大量的业余时间,即便是半夜两点多,我们仍兴奋地采集着。乐此不疲,我学习了专业的采集知识,积累了采集项目管理经验,感受了团队协作的力量,锻炼了与人沟通和交流的能力……

“蓦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采集,让老科学家们更加“接地气”,通过零距离接触,院士们的形象更加鲜活,他们身上的闪光点就这么通过采集一点点被挖掘、呈现,团队成员都默契地成为徐院士的Fans。通过采集,我们找到了所谓“他只是运气比较好”的“幸运之源”。

任何人的成长都离不开一些机遇,徐志磊似乎比其他人更加幸运,在很多关键的时刻总能脱颖而出,有人说他运气好,有人说他有贵人相助,但探究其一生,时刻勤奋的学习钻研,永无停歇的奋斗才是这真正的“幸运之源”。在面临一些关键选择时,他似乎都不是通过自身的争取去获得,在面对指责、冤枉时他也不会表现出积极抗争,很多时候他的选择是被动的,是“服从组织安排”的,他一步一步坚实的脚印也印证了“崇高的事业造就杰出的人才”这个朴素的道理。

是幸运吗?是的,能够有幸加入到宏伟的核事业中,他的确幸运。是偶然吗?也不是,偶然之中有必然。机遇从不垂青没有准备之人。采集,让这一切偶然、幸运铺展开来,我们何其有幸,能进入其中探究一二。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隆隆的炮声打乱了人称“繁华之都”的上海正常的秩序,日军在老城厢燃起战火。繁华与萧条,徐志磊的童年也清晰见证了上海这座城市在1937年前后的鲜明对比。

历经战乱,徐志磊一家原本幸福的小日子也变得艰辛、困苦和担惊受怕,尽管家庭社会地位低、经济拮据,大人们仍希望通过读书改变命运,希望徐志磊这个长子长孙能光耀门楣。几十年后,徐志磊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走向了国家级学术高峰,获得了至高无上的学术荣誉。

1936~1952年,万竹小学—私塾—私立阜春小学(原万竹小学)—上海沪新中学(原江苏省立上海中学)—私立大同大学,这是徐志磊的求学历程,从小学到大学,似乎一切都很顺利,但似乎也有些许不如意,他甚至没有一张大学毕业证书。但他却依然成为了我国机械设计领域一名大师级人物,这些理所应当的成绩背后是幸运吗?

我想着,之所以徐志磊能够从一名普通技术人员成长为我国战略核武器的总设计师,并且成为我国核武器研制领域从事机械设计的唯一一名院士,与他身上所具备的优秀品质有莫大的关系。

惜时。尽管才8岁,读小学三年级的徐志磊就会充分利用时间。当时语文老师规定背课文,他早上从家中到学校的路上边走边背,背不出的地方就拿出课本看一下,到学校就能把课文背出来,这种不浪费时间的学习方法让他一直受益匪浅。

上一篇:经福谦院士的学年资料采集有感
下一篇:砸地、砸重金:青岛打响高校、院士争夺战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