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贪玩的人类》系列图书:多草堂闲话科学

《贪玩的人类》系列图书:多草堂闲话科学

 
 
《贪玩的人类》系列图书:多草堂闲话科学  
 

《贪玩的人类》系列图书:多草堂闲话科学

《贪玩的人类3——改变世界的中国智慧》,老多(李建荣)著,科学出版社2017年5月出版

■本报记者 张晶晶

曾荣获“全国优秀科普作品奖”“文津图书奖”的《贪玩的人类》系列科普图书再添新成员,作者老多将其命名为《贪玩的人类3——改变世界的中国智慧》。这是2011年《贪玩的中国人》的再版书籍,由科学出版社推出。时隔五年再次“翻新”,老多表示大费心力,重新梳理,字数翻倍,可以说是重写一遍。

遇见多草堂

在约老多采访前,出版社编辑嘱托说一定要先发短信。几番短信往来,约好时间,老多酷酷地回答了一个“欧”。虽知道其作品是走趣味路线,却没想到年过六旬的老多本人个性也是如此。

临近约定时间,老多微信发来乘坐地铁的文字版导航。曰:“地铁站C口出,见一条小河,过河往南走,路过一个警察亭,又路过一个报摊,再走三十米,前方有蓝色牌子,按牌子指示的方向左转进某某路,走五十米左右,右手边就是小区大门。进门到3号和4号门之间的电梯间上八层,出电梯沿着右边走,见一门洞,下几节台阶即可见‘多草堂’小牌子,敲门进入。”

现在智能手机人手一台,大部分人习惯直接发送位置,即使有路线说明的,大多也是寥寥几句。对比之下,老多的文字说明简直如《红楼梦》中“曲径通幽”一段生动有趣。记者按文索骥,在日日穿梭的当代北京城,竟也有了如同苏州园林般移步换景的趣味感。

受精细导航所赐,早于约定十多分钟,顺利找到多草堂。小小一个门牌,却也是风味盎然。

客厅即是老多的书房,夫人需要照顾老人多时不在,他便“独霸”了一方天地。厚重大书桌上摞满了他最近写作的参考书。从词典到哲学再到史学,一应俱全。墙壁已经被书架占满,而且多是大部头。本应是客厅主角的沙发只得屈居角落。

贪玩的中国人

喝着老多提前买好镇凉的椰子水,聊天从《贪玩的中国人》的诞生开始。老多告诉记者,此书其实是在《贪玩的人类2》之前完成。只是当时并未把它纳入《贪玩的人类》系列中来,而是以《贪玩的中国人》的名字出版。

“《贪玩的人类1》出版之后,我去豆瓣网看网友评论。有人说‘我天朝的神威呢?’确实,科学巨匠中国也有,不能不写。”

决定要写,下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写。“时间顺序肯定是需要的,可是单凭时间,很可能又让我们进入那个中华文明美妙的历史长河之中,并且会因为拥有那段历史而骄傲的不知天高地厚,这不是我想要做的。”

《旧唐书》里写“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老多希望用一种批判的态度去看待那过去的几千年,批判不是否定,而是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远。不仅要用更加广阔的角度去审视过去,同时还要借用世界上其他人的眼睛去看。

“比较东西方科学,可以看到明显的区别。中国‘四大发明’,是工具的发明,主要来自工匠,是凭经验。这和哥白尼提出日心说、违反‘东升西落’经验完全不一样。此外,中国古代虽然有过许多伟大的科学和技术发明,但由于没有人尊重这些玩家,以至是谁玩出来的都不知道,即使知道是谁,这些人也不过是一些地位低下、被人看不起的小人物。”

他对比了东方的老子和西方的泰勒斯。“老子提出‘道可道,非常道’,非常道指的是自然规律,认为它是万物之母。他把这样的思想用于国策,所谓‘小国寡民’,至今存在于我们的基因里。”

“泰勒斯被西方人看做‘科学与哲学之祖’。泰勒斯去埃及转了一圈,学会很多知识,埃及人把这些知识视为‘神’,他却拒绝用超自然因素来解释自然现象。泰勒斯提出‘万物源于水’,这个观点对不对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留给了西方世界思辨和理性的精神。”

中国人更愿意学习观点本身,而西方人更乐于学习观点诞生背后的思维和逻辑。这是老多总结的关于“李约瑟难题”的作答方向之一。他说自己版本的“李约瑟难题”并非是“为什么近代科学没有诞生在中国”,而是“为何中国科学停留在古代”。“中国古代文化人儿苦读经典、饱读诗文,最爱坐在书堆里玩‘考据训诂’。”

上一篇:《伟大征途上的中国梦》:让文物讲红色故事
下一篇:黄河防总启动防汛Ⅲ级应急响应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