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法国兰斯戏剧院重排:《吝啬鬼》的全新演绎

法国兰斯戏剧院重排:《吝啬鬼》的全新演绎

 
 
法国兰斯戏剧院重排:《吝啬鬼》的全新演绎  
 

法国兰斯戏剧院重排:《吝啬鬼》的全新演绎

■么辰

细数去年看过的35部话剧,有着最好观剧感受的当然要属莫里哀的《吝啬鬼》(又译为《悭吝人》),即使过去了数百年的时间,莫里哀的这部作品仍然可以让观众在大笑之后陷入深深的沉思。今年,法国兰斯戏剧院重排了《吝啬鬼》,并把它带给中国观众,作为第十二届中法文化之春的展演作品。

莫里哀可谓生逢其时,也可谓生不逢时。他和路易十四相好,是他的幸运,也是他的不幸。莫里哀本可以用他的写作才能去讥刺当时最应该被批评的一群人——旧的封建贵族势力,可事实上,新兴的资产阶级或是平民阶层却成为了他嘲弄的对象,莫里哀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新旧交替的时代,而他却浑然不知。他对于路易十四的依附,或者说,成为了后者的御用文学侍从,这极大地限制了莫里哀才能的充分发挥。为了奚落对路易十四不敬的土耳其人,莫里哀写就了《贵人迷》,为了拍路易十四的马屁而写就《昂菲特律翁》,而著名的作品《伪君子》更是在路易十四的直接授意之下完成的。他的近三十部剧作,只有两部是讽刺当时的封建贵族,而如《太太学堂》《吝啬鬼》《贵人迷》《伪君子》这样的著名作品,则分别讽刺了新兴资产阶级分子的性爱观、金钱观、身份认同和信仰。无疑,莫里哀选择了政治,但这也就使得他的才华被极大地浪费了。

同时,莫里哀是在路易十四淫威之下盛开的一株岩中花树,他至少写出了如《吝啬鬼》那样足以垂范后世的作品。法国人的“原版”《吝啬鬼》吸引了众多话剧迷的目光,为这部经典之作注入了很多现代元素。改编者将阿巴贡置于现代社会之中,全剧的发生地被设置在一个现代化的工厂里,各种货箱充斥其中。阿巴贡整天躲在一个隐蔽的厨房中,窥伺家人的一举一动;在花园里设置了智能监控系统,可以通过电视信号时时刻刻关注花园里的风吹草动,以保护自己的巨额财产;一旦发现觊觎者,阿巴贡便可以迅速掏枪自卫,即使枪口所指的是自己的一双儿女。

阿巴贡的饰演者普瓦特诺为角色加入了更多夸张的肢体表演,当阿巴贡发现自己的财富被人偷走时,他判若两人,用枪指着观众席,歇斯底里地叫喊:“是不是你们偷走了我的钱?”肢体语言无疑是喜剧世界中一个最好的催化剂,普瓦特诺的精彩演绎使得阿巴贡的形象增添了全新的亮色,也同时让吝啬鬼的性格特点更加入木三分。

或许是为了致敬经典,全剧对于原作几乎只字未改,或许是为了深化原作的批判主题,使经典得以延伸,改编者对结尾处做了巨大改动。莫里哀的原作以中国人最喜欢的大团圆结束——正如《伪君子》等等作品的结局一样,阿巴贡和答尔丢夫一样,最后都作出了不合时宜的幡然悔悟。而这一版里的阿巴贡在阿丽亚娜与保险箱中最终选择了后者,在众叛亲离之下钻进保险箱中孤独死去。姗姗来迟的昂赛姆在将一朵白花放在箱子上后,悄然退下。

阿巴贡吝啬到底,改编者没有赐予他任何一根救命稻草,这样处理的结果,一方面大大加深了全剧的悲剧意味——蕴涵在所谓经典喜剧之中的悲剧意味;另一方面,也使观众明白,任何一种悲剧说白了,其实都是一种命运与性格的悲剧,人物在登场时就已为自己离场时的命运埋下伏笔,中间的过程不过是一种程序上的必由之路而已。

《中国科学报》 (2017-07-21 第5版 文化)

上一篇:颐和园昆明湖畔:燃烧的晚霞
下一篇:童书博览会开启阅读盛宴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