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路测新规“始出来” 无人驾驶“犹遮面”

路测新规“始出来” 无人驾驶“犹遮面”

 
 
路测新规“始出来” 无人驾驶“犹遮面”  
 

路测新规“始出来” 无人驾驶“犹遮面”

北京市出台的无人驾驶路测新规,是全国第一个针对无人驾驶的规定,这也意味着无人驾驶车在北京能够合法上路测试了。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我国智能网联汽车的分级更应该强调本土化。对智能网联汽车技术架构的梳理要区别于传统,不能只聚焦于汽车本身,还要考虑车的平台、基础设施平台,基础设施也不仅包括交通,还包括信息。

■本报见习记者 赵利利

国家《“十三五”信息化规划》把自动驾驶技术作为前沿技术布局。近年来,随着自动驾驶技术在国内的进一步发展,路测数据采集成为企业和监管部门都绕不开的话题。

自动驾驶汽车在上路之前进行大量实际道路测试是其安全保证的必要前提。目前,国内自动驾驶车路测多在封闭场区内。但是,仅有封闭环境的测试还远远不够,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教授李克强在中国国际智能网联汽车技术年会(CICV)“智轮行”第三期活动上表示,“智能汽车不是仿真而来,也不是室内调出来的。智能汽车的推进需要大量路试,需要从封闭、半封闭到真实道路的实测。”然而,我国无人驾驶路测相关政策一直处于空白状态。

国外各大自动驾驶企业为谋得先发优势积极进行战略布局和业务推进。于国内企业而言,停下来等政策显然是不划算的选择。为了规避政策风险,百度、上汽、景驰、小马智行等业内知名企业纷纷选择先在美国进行测试。

加州是美国批准自动驾驶资质最多的城市,这与地理上位于其北部的科技创新创业圣地——硅谷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加州对科技行业的开放态度使其早在2015年就针对自动驾驶的公开道路测试制定了相关草案。与之相比,同样拥有国内最多数量科技创新企业和独角兽企业的北京似乎谨慎了许多。

政策护航成行业重大利好

由于国内相关政策法规的缺失,长期以来,企业实践中的界线显得模糊而又暧昧。有从业者直言,“北京管制是比较严的,但在其他城市,自动驾驶测试车直接上路没有任何问题,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尴尬倒不一定是监管部门的失职。事实上,这种“不介入”多少有点在政策不明晰背景下对技术创新发展过程中“突破”与“试错”的默许。

2017年12月18日,为实行对自动驾驶前期路面测试的规范化管理,北京市交通委联合北京市公安交管局、北京市经济信息委等部门联合制定发布了《北京市关于加快推进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有关工作的指导意见(试行)》和《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两个文件,明确规定了自动驾驶的定义、测试主体、测试要求、事故责任认定等问题。这是国内首次出台关于自动驾驶的政策文件。多位从业者感叹,北京自动驾驶路测的入场券真可谓“千呼万唤始出来”。

“这肯定是重大利好,说明政府政策层面是积极鼓励创新的,甚至愿意去冒风险。”地平线公司创始人兼CEO余凯认为,文件规范了“通过怎样的条件”才可以上路,某种意义上是在可控范围内应对风险。

武汉环宇智行科技董事长李明在回答《中国科学报》记者的提问时毫不掩饰对文件出台的肯定。他表示:“北京第一个开放道路公开测试是一个重要转折点,开放了复杂环境可以让有志于此的公司做得更好,否则是没有机会的。”

正如李克强所言,路测文件的发布是对产业发展的极大促进。新智元创始人兼CEO杨静也认为这是行业发展的重大信号。她表示:“它界定清楚了责任,谁上路谁负责,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方向。”

完全自动驾驶条件尚不具备

2017年以来,多家涉足自动驾驶的公司高调提出自动驾驶汽车正式进入交通出行工具阵列的时间节点,2020年是被提及最多的年份。政策的配套跟进是无人驾驶技术和产业发展的积极促进力量,但汽车行业的颠覆性变革绝不是技术、政策等几项要素就可以全方位驱动的。那么,这样的时间表是否显得有点“激进”?

“相对而言,汽车行业比较传统、保守。” 李克强表示,“保守不是指落后的保守,是因为汽车本身是一项具有社会属性的商品,它涉及到人身安全和对社会的重大影响。”

上一篇:如何“坐好”智能医疗这条“冷板凳”
下一篇:金山云D系列再融资 投后估值超21亿美元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